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研讨 > 案例评析
农村土地流转出去了还能收回吗?
作者:大余法院 吕慧  发布时间:2020-10-26 10:20:45 打印 字号: | |

案情介绍:

原告陈某原系青龙镇平岗村(2002年由青龙地心村和响龙村合并而成)燕疗下组村民,1998年12月,原告陈某与被告平岗村订立了4.25亩土地承包合同,依法取得该土地承包权,为办理“农转非”及在青龙村建房,需将户口从地心村迁出,因此,2000年8月,原告陈某(甲方)与第三人陈某华(乙方)签订《协议书》,协议主要内容:“甲方同意将承包的责任田全部转移给乙方耕种,乙方同意接收甲方承包的全部责任田。以上协议,经双方同意,不得反悔,以后有关责任田的事宜由乙方负责,田亩数、任务数过户到乙方。甲方不得单独收回责任田,乙方不得单独把责任田退给甲方,特立此协议。(注:关于田亩分配的任务数由乙方负责,按人口分配的任务数由甲方负责)”。时任村组长陈某彬在该协议书上签了字。之后,这4.25亩责任田一直由第三人陈某华耕种并交纳税费。

原告陈某及其妻、子与青龙村签订协议,青龙村同意三人到大垅里小组落户,但不参与分田,现原告及其家人在青龙村无责任田。2000年12月原告陈某与其子陈某盛取得无地类“农转非”计划指标,户口由原青龙地心村迁出至现青龙村大垅里组。2003年、2006年被告平岗村与第三人陈某华签订农村土地承包合同时,将上述4.25亩责任田均登记在第三人陈某华名下。2006年、2015年发放《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时,这4.25亩责任田也登记在第三人的权证中,现原告陈某在燕疗下无责任田,第三人陈某华在燕疗下共有18.94亩责任田。

2018年起原告陈某与第三人陈某华就诉争土地权属多次向政府等部门寻求救济,政府部门认定4.25亩耕地承包经营权归第三人陈某华。原告遂向法院起诉,要求确认原、被告在1998年订立的4.25亩土地承包合同合法有效;平岗村与第三人陈某华在2015年增加的4.25亩土地承包合同无效。

处理结果:

《物权法》第一百二十八条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人依照农村土地承包法的规定,有权将土地承包经营权采取转包、互换、转让等方式流转。”原告同意将其责任田全部转移给第三人耕种,第三人同意接收原告承包的全部责任田,并约定双方均不得单独收回责任田,并不得反悔。根据上述协议内容,原告与第三人之间的这一土地流转行为应认定为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转让,原告主张仅为代耕、不是转让,此主张与事实不符。原告已将责任田转移给第三人耕种,所以平岗村据此与第三人签订包括原告4.25亩责任田在内的《农村土地承包合同》于法有据,原告的责任田已依约转让给了第三人,原告与被告的责任田承包关系即行终止,故对原告要求确认原告与平岗村的《农村土地承包合同》有效的主张,不予支持。原告主张其在青龙村未分得责任田、其以平岗村村民的名义缴纳了社会抚养费、其现在平岗村申请了建房,并以此主张其名为青龙村村民、实为平岗村村民,并据此要求拿回转让给第三人的责任田的主张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因此,法院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大量农田被荒置,一些人为了转城镇户口、少交农业税费,纷纷将田转让给同村其他人耕种至今已十多年。随着国家对农业补助力度的加大,以及土地资源的升值,这些转让农田的人又开始反悔,想收回原来的农田,并纷纷到法院诉讼。对于此类纠纷,法院积极到基层组织、群众中开展调研,了解基层对此类纠纷的处理意见,并结合法律规定以及双方当事人的书面协议约定,做出了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处理意见,依法保护了实际长期耕种者的合法权益,最大程度地维护了农村土地流转的稳定性。


 

 
责任编辑:刘钦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江西法院网     中共赣州市委办公厅     赣州市人大

法院地址: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章江北大道106号     邮政编码:341000       诉讼服务热线:12368      廉政监督电话:0797-8170659